六月半仙儿

高歌纵马少年郎

【博君一肖】魂兮归兮(30)

30.

张秋匆匆离开,肖战和王一博却默契的都没有马上离开,肖战看着王一博,他站在阳光下,皱着眉看着那口棺材,表情严肃,半晌他才转头看向肖战,跟他视线相接,微微一愣,笑道,“看什么呢?老公好看吗?”

肖战嗤了他一声,王一博也不生气,冲他身后的夫妻两招招手,男人急忙小跑过来。

“能不能带我们去你家祖坟那里看看?”

肖战没有阻止,因为他也是同样的想法,既然尸蜡封棺都用上了,那么没道理把棺材放在已经埋了人的地方,除非那个地方有什么特别的,让他能够不计较把这口棺材藏在那里。

“行行行,俺跟俺婆娘说一声去,你们稍等一下啊!”男人搓搓手,又跑回去了。

时间过了正午,阳气从顶点开始下落,肖战隐隐的觉得不安,王一博靠过来,看着他的眼睛,“害怕?”

“这叫担心。”肖战笑了一下,“过正午了。”

“我们去看一下就走,这里不能再留了,但是今天必须去看,不然万一被毁掉……”王一博道,肖战点点头,“我知道。”

王一博视线越过他的肩头,看到男人已经跑到妻子身边再说话了,没有往这边看,于是迅速出击,在肖战唇上啄吻了一口。

肖战:!!

王一博笑道,“别怕,老公在。”

肖战急忙转头往后看,索性那两人还在说话,没有注意他们,肖战气得给了他一巴掌,“就你?脆皮!”

王一博捂着胳膊,“跟殷良学点好的吧!老公厉害着呢!”

他背对着阳光照射的方向,头发毛毛刺刺,有几根不太听话的支棱着,脸上带着一点愣头青般的莫名的自信,但他的眉眼又极其稳重,两者结合成一种奇怪但又不矛盾的特殊气质,让他在越危险的境地里总是看起来更可靠,更帅气一些。肖战看着他,王一博一歪头,肖战叹了口气,“好吧,你真的很好看。”

王一博一愣,又想伸头去亲,男人跑回来了,喘着气,“咱们走吧!”

王一博:……

肖战狡黠一笑。



男人说他们这个村子其实在很久以前因为饥荒举村搬走过,搬回来已经是建国之后的事情了,而且很多人都并不是原来村子里的人,各家的祖坟都在后山的山坡上,几百年也没人动过。

“那你怎么突然要迁坟呢?”肖战问,“迁祖坟这种事,应该是全家人都得同意吧,而且还得选好新的坟址。”

男人一呼噜寸头,“俺没有家里人啦,俺是家里的独苗,俺下头只有两丫头。”顿了顿男人又说,“这不是要开发旅游,村里让大家都把祖坟迁走,但是有好些个找不到后人了,还有些人不愿意。俺这辈子就这样了,下头两丫头,也不求她两光宗耀祖,好好活着就行了,迁不迁坟的,俺也没有啥顾虑的,响应号召呗。”

王一博有些意外,但还是点点头,低声对肖战说,“有的人可能想要点钱。”

肖战哦了一声,了然的一点头。

走了半个多小时,才翻过山头,王一博把肖战拉上山坡,站在坡上望下去,下面是一片荒草地,草都长了能有半米高,这可真的是坟头草了。

“俺家的就在那!”男人遥遥一指。

其实不用他指,王一博和肖战也知道是那里,新翻开的土坑里,几乎冲天而起得一道灵气,浅蓝色的光芒中夹杂着隐约的黑气。

“这是一处罕见的灵穴……”肖战叹息道,“毁了……”

“啥?”男人没听清,“啥穴?”

王一博打断他,“好了,我们回去吧。”

男人疑惑,“不过去看啊?”

王一博摇摇头,“不必了,我们有事要回去了,等一下会有人来把棺材带走,那个晾晒场,半年之内不要用了,阴气太重,晾晒的食物吃了会生病。”

肖战犹豫了一下,对他说,“如果你愿意听我一句,尽快搬走吧,你家祖坟的风水已经破了,邪气入穴,继续留在这里可能会有血光之灾,最好换个城市生活,名字也要改。”

男人呆呆的看着他,不知道怎么跟着他两下了山,才说,“俺们是庄稼人啊,地在这儿,俺们能去哪儿啊……”

肖战看了他一眼,似乎有点犹豫,王一博知道他可能是想帮这个男人做点什么,但他是鬼差,不能插手活人的事,如果他们家不听劝,那么就是生死有命,肖战如果插手,那就是妄改活人命数,是要受罚的。

王一博拉住他的手,安抚的捏了一下,然后把他拉到自己身后,从怀里摸出几个折好的符纸,递给男人,“贴身带着吧,如果你不想搬家,我们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希望这能帮你们挡掉一些灾祸吧。”

男人接过符纸,喃喃的道了谢,向自己的妻子走了过去,晒场上站着整整两队鬼差,黑亦和白方各带一队,张秋和殷良也在,正在指挥固定棺材。

张秋看到他们两,立刻走上去,“叫你们回去,怎么就是不听话。”

肖战冲她一笑,“别生气啦,我们去看了一下坟地的情况,这不是好好回来了么?”

张秋嗔怪的看了他一眼,“别顶嘴,听点儿话吧!”

“好~下次不敢了。”

王一博抬抬眉毛,对这个不自觉的撒着小娇的肖战有点新奇。

殷良也走了过来,二话不说伸手一边一个握住他两的手腕,停了几秒,不太高兴,“你们去了哪里,又灵又邪的!”

王一博指了指后山的方向,“去看了下挖出棺材的地方,那地方是一处灵穴,难怪会有人不惜占用别人的祖坟也要把尸蜡封棺埋在那里,那地方的灵气能能催化里面的东西修炼。”

殷良一点头,惋惜道,“看来要不是这个东西,这村子的人都能有不错的未来。”

“那就不是我们能管的了。”张秋道,走过去拉住殷良的手,对棺材旁边的白方喊道,“好了吗?咱们得走了!要晚了!”

白方最后检查了一下用来捆住棺材的铁链,冲张秋打了个手势,意思是可以了。

两列鬼差各自散开,八人抬棺,其余人护法,张秋和殷良布阵设结界,打算离开。

就在棺材离地的瞬间,天空突然之间阴云蔽日,瞬间电闪雷鸣,阳光被遮挡住,棺材周围立刻有阴风打着旋儿的鼓动起来,差点将抬棺的几位鬼差掀翻在地。

张秋反应极快,伸手到怀里摸出两把飞刀握在手中,两步奔到棺材边按住了棺材板,殷良则迅速靠到肖战和王一博身边,白方指挥着剩下的人。瞬间已经各自完成站位准备。

王一博甚至有那么一点想给他们鼓掌。

村子里的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觉得突然之间天昏地暗,于是纷纷伸头出来看热闹,只见一道闪电撕裂阴云,从墨黑的云彩后面,探出一颗龙头,龙头周围滋滋带着电火,它将头探出云层,向下一看,一双金黄的竖瞳盯住了人群中的王一博。

“谢允!”

王一博从没见过他,但有些事就仿佛在骨血中篆刻着,他几乎本能的反应过来这是谁,下一瞬他已经伸手将肖战拦在身后,抬起头,目光森然的看向天空,冷声道,“好久不见,小叔叔!”


 
标签: 博君一肖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1)
热度(109)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六月半仙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