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半仙儿

高歌纵马少年郎

【博君一肖】魂兮归兮(25)

25.

出了阎罗殿,肖战紧绷的肩线一松,转向轩辕,盯着他戴着面具的脸看了很久,轩辕也就任他看着,很久肖战才说,“你这样很像给闯了祸的孩子开家长会还死不讲理的熊家长。”

轩辕似乎轻轻的笑了一声,“你要这么说也可以,我送你回去。”

“好。”

两个人并肩走下来路,一边说着话,肖战问,“你已经探查过了。”

“殷良来风雨司查记录,下面自然要报给我,我只需要随便一问就知道大概为什么,风雨司要查一个半吊子妖狐也不算什么难事。”轩辕背着手,手指轻轻的蜷曲着勾着自己的腰带。

“其实比起冉梦……我更担心谢忱。”肖战道,“以一博现在的法力,谢忱如果找上他……”

“我倒认为,你应该先担心自己。”轩辕冲他歪了下头,“过去的四百年里你的消耗太大了,这段日子不需要去露山巷,就多去殷良那里调理一下。”

走下了那条长长的台阶,轩辕松开自己的腰带,轻轻掸了一下衣服下摆,“有任何事你都可以找我,你我是师徒,凡事都要殷良来告上一状,显得我这个做师父的,很不疼爱徒弟。”

肖战没有说话,轩辕先一步穿过门堂,往鬼市走过去了,“我听殷良说,你已经打算向王一博将过往和盘托出了?”

肖战略微迟疑了一下,答道,“是。”

轩辕又微微向他转过了头,好像是透过面具在观察他,半晌才说,“你不是很会撒谎,但我能够理解,也觉得有些事未必要百分百知道,你自己拿主意就是。改天我再来看他。”

“你上次去看过他了。”

轩辕道,“怎么?徒弟媳妇不给看?我只是送了个礼物给他罢了。”



王一博拿起床头装着雪寒薇的那只玻璃瓶,将它小心的用衣服包好放进了背包里,柳臣拄着拐站在门口看着他,王一博一转身对上他幽怨的表情,无语了一瞬,“你这幅怨妇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你和你的小战双宿双飞了,留下我独守空房。”

王一博拿起一件帽衫塞进包里,“你注意一下措辞好吗大哥?小战才是我明媒正娶的老婆,你靠边儿。”

柳臣收起受伤的表情,站直了身体,看着王一博一件一件往包里装东西,“一博,你别怪哥们儿说话实在。即便刨除鬼差的身份,肖战都是一个很危险的人。”

“危险,但是迷人啊。”王一博把杯子抛起来接住,装在了背包的侧兜里,背起包看向柳臣,“你是我最好的兄弟,你的担心我能感受到,但是这不光是我喜欢他的事,我心里有感觉,这件事不可能因为我就此跟他断了来往就作罢。我是爱他,但我也知道,这件事有我不能推卸的责任,凡人不该入地狱,那就我来入。等我消息吧,保证回来的时候是个完整的。”

王一博走过去跟柳臣拥抱了一下,“你也照顾好自己。”

“保重。”柳臣重重的拍了拍王一博的背,松开了手,看着他背着一个旅行包出了门。

当初大学毕业,他两决定搭伙的时候,王一博也是背着一个包挤进了他的出租屋。他们认识的时间不过几年,这几年里他们是好兄弟,亦是过命的伙伴,他其实感觉的到,王一博身上那种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劲儿,与其说是鲁莽,更多时候,柳臣都觉得那是他的光环,他好像本来就不该是个浑浑噩噩过日子的凡人,他的胸怀中,不只是柴米油盐,而更是天下苍生。



接王一博的是殷良,王一博从露山巷的入口下到下面的黄泉路,见到了殷良,这次她只穿了简单的半裙长靴,头发也简单的梳了个马尾,虽然脸看起来还是很幼,但是周身的气质明显干练了起来。

“走吧,我送你去肖战的住处。”殷良冲他歪歪头,示意他跟上。

他身高最多到王一博肩膀下,王一博跟她说话时需要微微弓着身子,殷良一边走一边从怀里掏出一张符递给他,让他吞下去。

“可以隐藏你活人的气息,我们一会要穿过枉死城,那里有不少脑子不太正常的鬼,闻到生气会攻击你的。而且你以后很长一段时间要在地府行走,如果被发现你是活人,被拖到那个犄角旮旯吃了,我们都没办法给你申冤。”

王一博听话的把符塞进嘴里生吞下去,殷良对他的听话表示满意,“你应该能理解,就像活人会害怕鬼,会想请你这样的天师收鬼一样。鬼也怕人,也会吃人的,尤其是在地府这样本来不该有活人的地方。小心为上。”

“我知道。”

说着话已经走到了奈何桥边,殷良跑过去对守在桥头的婆婆甜甜一笑,“婆婆,给我一碗汤!我渴了!”

“哎……”婆婆给她盛汤,艰难的抬眼看了一眼她身后的王一博,“他要不要?”

“我就不用了……谢谢。”王一博看到她身后立着的奈何桥的牌子,也大概猜到她是谁,这汤他不敢喝。

殷良接过碗咕咚咕咚喝了一碗汤,一拍王一博的胳膊,“我们走了,婆婆!”

“好……小心我的花啊……”

王一博跟着殷良走上了忘川河边的小路,走远了之后,王一博才忍不住问,“孟婆汤你们能随便喝啊?”

“怎么了?你想喝也可以啊。”殷良疑惑的看着他,半晌才哦了一声,“我看过你们凡间的故事,说喝了孟婆汤会忘记前世的事是吧?”

王一博点点头,殷良笑道,“你被骗啦,那个老婆婆也不是孟婆,其实我不太清楚她什么时候来的,但听说她是在那里等人的。孟婆汤也没办法让人忘记前世,一碗汤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功效啊?真正让人忘却前尘的,是轮回。”

“轮回?”王一博轻声重复了一句。

“对啊,你肯定觉得轮回这个词,指的就是人死后投胎这件事吧?”殷良停下脚步,转头看着王一博,郑重的说,“不是的,轮回是有实体的,轮回也是规则,万事万物都是以轮回为基础建立的,轮回是这世上最牢不可破的。”

王一博看着她,选择了沉默,如果按照她说的,进入轮回就会忘记前尘,那轮回究竟是怎么回事,她又怎么知道?除非……

“要进枉死城了,把你的阴阳眼开起来,走路小心一点,有些鬼不好惹。”殷良转过身,“记住我说的话,每一个字都不要忘记。”

 
标签: 博君一肖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9)
热度(98)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六月半仙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