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半仙儿

高歌纵马少年郎

辛苦了,下次见

遇见半夏|0805x1005:

咿呀婉转的音调铺展开文化历史的长河,坚若雷霆的鼓声、脆如泉水的弦音,破空的空竹打破时间的隔阂,棋子落下是与时空的博弈。

  从古至今,从前至后,五千年的文化积淀见证了数百个日夜的斗转星移——该有多幸运,我和你都在这里。

  

战博

@有钱巨蟹 岩彩珐琅  7:00

图:后补

@土狗蘸大酱【复活版】 万安罗盘 8:00

文:《震惊!王家小公子胆子小到爆炸!

 

@Ranmo阮衿.【放假努力版】     ......

【古法留韵 21:00】掌中戏

主办方: @遇见半夏|0805x1005 

策划: @土狗蘸大酱【复活版】 

上一棒: @源昭质 

下一棒: @若然 



01.

清晨的北平,鸡鸣第一声,天还没亮,曹家班的院子里已经咿咿呀呀的操练起来了,一直到天大亮了,班主才慢慢悠悠的起了床,洗漱完,躺在院里的摇椅上晃晃悠悠的喝茶逗鸟儿。

班主姓肖,戏班是他从师父手里接下的。他很年轻,成名也早,后来身量拔高了唱不成旦了,才换了生,不出几年生角也唱得风生水起,到了这时候,北平几乎没有不知道他的人,曹家班的戏更可谓一票难求,但他好像也并不在意这些,对...

久违的联文,又是被dl烧屁股的六胖😂

遇见半夏|0805x1005:

主办方:@遇见半夏|0805x1005 

策划:@土狗蘸大酱【复活版】 

美工:@大小姐 

咿呀婉转的音调铺展开文化历史的长河,坚若雷霆的鼓声、脆如泉水的弦音,破空的空竹打破时间的隔阂,棋子落下是与时空的博弈。

从古至今,从前至后,五千年的文化积淀见证了数百个日夜的斗转星移——该有多幸运,我和你都在这里。


战博

07:00@有钱巨蟹 

 08:00@土狗蘸大酱【复活版】 

09:00@Ranmo阮衿.【放假努力版】 ......

魂兮归兮写完了搞个末世吧?想写很久了,搓手手!

我恢复上班了,更新频率可能降低,最近一段都是剧情,有点繁琐,还没啥糖,写起来也有点困难,容我慢一点!

【博君一肖】魂兮归兮(37)

37.

熔岩地狱下,岩浆翻腾,不时冒出一小簇火苗,沿路的岩浆河里漂浮着数不清的鬼魂,有很多已经被岩浆灼烧到只剩一半甚至更少,他们痛苦的大张着嘴巴,空洞的眼眶徒劳的四处搜寻能帮助自己减轻痛苦的东西。

白方拂掉一只试图抓住他裤管的手骨,看起来特别不乐意来这里。

王一博也不喜欢这里了,太吓人了,还热。

越靠近中央就越热,那里是整个熔岩地狱的核心位置,一个巨大的岩浆湖,而此时岩浆湖上方用数根活人小腿粗细的铁链捆着吊在半空的,正是尸蜡封棺。

“梦婆不在。”张秋迅速扫视一圈,松了一口气,梦婆不在,至少意味着他们此行凶险稍低一分。

“不可大意。”轩辕难得的非常严肃。

殷良和黑亦追了上来,把奈何......

【博君一肖】魂兮归兮(36)

36.

虽然开棺的事情有王一博这个龙主转世和轩辕这个天界来的神君支持,十殿还是决定开个小会讨论一下,尸蜡封棺也暂时送到了岩浆地狱存放。毕竟兹事体大,后果万一不可控,谁也不想承担这个责任。

“你胆子是真的很大。”殷良看着王一博,王一博则耸了耸肩,勾着轩辕的肩膀,一副哥俩好的样子,“主要有人撑腰。”

“龙主有勇有谋。”黑亦凉凉的声音飘过来,“只怕没什么不敢的。”

王一博一指他,对肖战说,“媳妇管管你的dog!”

肖战:“你别欺负他,他只是一只小狗狗。”

黑亦:……

白方适时开口:别太难过了……

黑亦可能很少能在白方那享受到这种待遇,眼巴巴的看着他,“小白……”尾巴都快露出来了。......

卡文,最近糖太多了,一心想写大战之后小情侣的腻歪日常,但是怕剧透又怕先写后面再写前面万一有改动会出bug,呜……

【博君一肖】魂兮归兮(35)

35.

王一博被肖战搂着顺毛,不好的情绪在腻腻歪歪的氛围里渐渐被抚平,肖战亲了他一下,“殷良开的什么药,怎么气味怪怪的。”

王一博眉头一皱,像是回忆起了什么不好的事,肖战就又笑了,“老板吓唬你了?”

“他给我推销人腰子……”

肖战仰头大笑了几声,王一博气得掐住他的腰捏了一把,笑声还没咽下去就变成了一声惊喘,肖战急忙推开他的手,条件反射地蜷起腿保护自己,“你干嘛!”

“不干嘛,你笑什么?我需不需要补你昨天不是体验过了吗?肖大人!”王一博把手伸到被子里,抓住他的膝弯,作势要拉他的腿,肖战吓了一跳,蹭一下坐了起来,看王一博勾起的嘴角,知道他就是在报复自己。

“腿疼……”肖战皱眉。

王一...

【博君一肖】魂兮归兮(34)

34.

肖战发烧了,说得严谨一点儿,鬼是不会发烧的,但他确实浑身发烫。殷良阴沉着脸新写了药方,怒斥王一博:“禽兽!”

王一博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没敢反驳什么,俯身亲了亲肖战,送殷良出门去了。

“别做这种事,他受不了你这样的阳气,会把他的鬼气冲散的,而且对你也不好!当然你们最好压根别动这种念头!你不会觉得人鬼殊途是逗你玩的吧!”殷良坐在沙发上写药方,说这些话的时候一脸淡定,“更何况镇魂钉还没归位,本来他魂魄就不牢靠。”

“知道了。”王一博没办法解释什么,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了。

殷良把药方递给他,王一博低头一看,忍不住嘴角一抽,“这什么,鬼骨……鬼眼……”王一博看向殷良,“你确定这能治病?”......

下一页
©六月半仙儿 | Powered by LOFTER